一切情绪都是需要一个好的归宿

someone else


天很冷
没有人停过
都在勇敢地往前走

决定权其实始终不在你
你一开始就知道最后的结局

以這種重量給十月收尾 而且毫無激勵效果

没能成为的 也就不想成为了

不是什么容易长久的东西 还是希望要十分地漫长 就算是失去 也要十分漫长

可能是喜欢了一样的歌曲 也有可能因为听到动漫里的角色说出和自己心情一样的话就意外地印象深刻
所以一下子就听出了端倪

初次见面多指教,开学班会上自己很小声地说了这句。坐下的时候脸红尴尬到直接冲进洗手间。是那时候。在学校乐队里弹电子琴,运动会演奏Radetzky March,关键时刻流鼻血,发现你盯着我看。一起进了动漫社,每天在家临摹日漫,明明是文学部最后还是被画稿部逼着交了稿,发现自己那副画被挂在展板上也很巧,之后趁着月黑风高偷偷撕了下来,嘿,超丢脸。开玩笑时被说“你作文字写得未免太丑了些吧”,然后下定决心好好练字。中学以后就投了那一次稿,拿到稿费吃了一桌子提拉米苏,还一起做靠写作为生的白日梦。尽情嘲笑我英文差到伪造的情书里全是语法和拼写错误,也有暗自想着,总有一天要比你先泡到老外。

你看,现在我已经没有可以被挑剔的地方,但我也不再需要被人照顾。“你和以前不同了”,最后得出的只有这样子的结论。爱笑爱撒娇爱脸红包曾经在所有老师印象中占据着性格温和的地位。去游乐园总是有人陪,没有独自出过门。

自己究竟能走到哪里。对路程的长短也没有十分的把握。超出自己舒适区已经太多,长时间以来能够逼迫自己做到的事情勉强算多,嗯,这样就好了。

我这个人,很难接受事物发生变化。一点点都不可以。我喜欢你把我放在第一位,喜欢你在人多的场合用另一只手护在我的背后,喜欢有小孩缠着我玩的时候你冷嘲热讽说出的话,喜欢你说“至少现在我有你就够了”。那么现在呢

我和陈家永互相发过弱智的誓,要永远做对方最好的朋友。我最好的朋友是你,我知道他最好的朋友叫陈汉生。然后呢

周影从前,发过无数条觉得好像从没真正拥有过我这么一个friend的说说。那天天气很棒,直到夜里也没有风,她哭着说,“我就只有你了”。我几乎要忘了我们曾经那么要好过,想了想,留下了她那句“你还记不记得军训的时候你给了我一根鞋带”

事情总是要这么继续发展下去的,生活要一点点让人们放弃抵抗,最后安下心来让路上出现的debuff item轮番操一顿,操到你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就又得做好准备,继续上路。

世界本来就不公平
努力就能得到回报的事其实很少
能够依靠的人不只有自己
但是

一直是 张老板

及时止损

就在我要秃顶的时候下了一场雨

不是任何事都有清晰的答案 但人们知道事已至此

心怀远大的抱负没什么错 不过也没什么用就是了 以后自食其力了总归有人穷志短的时候 别在无忧无虑的年纪挖苦别人 我这也是好意 怕你遭雷劈

© 李冶 | Powered by LOFTER